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动态 > 省网转载

湖南特色小镇,如何“特色”生长

来源:人民网 发布时间:2019-11-08 12:00

  2016年10月6日,浔龙河生态艺术小镇。 谢望东 摄

  2017年6月11日,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后山溪杨梅基地,苗家女在采摘杨梅。记者 李健 通讯员 刘杰华 摄影报道

  2018年8月20日,临湘钓具浮标产业园,工人在忙着制作浮标。记者 唐俊 摄

  2017年7月3日,桃源县桃花源景区,气势恢宏、古香古色的桃花源古镇。记者 童迪 摄

  湖南特色小镇迎来新的发展机遇。

  11月7日,《湖南省支持省级特色产业小镇发展的政策意见(2019—2021年)》正式发布,我省出台15条政策措施,支持省级特色农业、文旅、工业等产业小镇发展。

  特色小镇,于2014年发端于浙江。近年来,全国特色小镇经过规范整顿,进入了高质量发展新阶段,再度成为区域经济发展“热词”。星罗棋布的特色小镇在湖湘大地破土而出,蓬勃生长。

  今年来,我省先后遴选出30个省级特色小镇,其中农业特色小镇10个、文旅特色小镇10个、工业特色小镇10个。它们因何而“特”?又将如何“特色”生长?

  1 为何要建设特色小镇

  ——“小而美”“小而精”,促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

  今年国庆假期,在醴陵市五彩陶瓷小镇举行的湖南(醴陵)国际陶瓷产业博览会上,来自世界各地的参展商、采购商收获满满,现场成交及合同采购金额达21.3亿元。

  这是我省近年来着力培育特色小镇、促进产业融合发展的一个缩影。

  “小产品也能开辟大市场,小企业也能做出大文章。”2018年8月,省委书记杜家毫在岳阳考察时指出,各地要立足资源禀赋,打好乡情牌、亲情牌和商情牌,大力培育发展一批园区社区产区和谐共生、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特色产业小镇。今年10月,省长许达哲主持召开省政府常务会议,研究支持省级特色产业小镇发展的政策意见。

  今年来,我省在1536个乡镇中,以“小而美”“小而精”为设计理念,以“特色”和“专业”为发展导向,遴选出了30个省级特色小镇。

  这30个特色小镇中,10个农业特色小镇旨在服务农业优势特色千亿产业;10个文旅特色小镇计划在3年内,打造为湖南文旅融合发展新场景,文旅综合收入年达到300亿元左右;10个工业特色小镇则已经集聚了一定产业要素基础,是县域经济的有力支撑。

  省发改委党组书记、主任胡伟林介绍,这些特色小镇是历史长期发展的结果,拥有较为深厚的资源禀赋和比较优势,但过去主要以粗放型、自发性发展为主,通过推动产业集约发展、创新升级,实现小空间大集聚、小平台大产业,形成产业转型发展的新亮点。

  如,醴陵市五彩陶瓷小镇的陶瓷产业薪火相传了千年,如今已形成年产值达200亿元的产业集群。醴陵正通过发展工业旅游、陶瓷文化、会展商贸、创新经济等,推动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,瞄准了陶瓷千亿产业链的新目标。

  然而放眼全国,特色小镇曾遭遇了短暂的发展瓶颈。

  2016年,我国部分特色小镇建设出现了一些乱象:产生了一批滥用概念的虚假小镇、缺失投资主体且没有动工建设的虚拟小镇;还存在一批质量不高、特色不显,没有形成集聚效应的小镇。

  自2017年12月以来,国家发改委牵头,先后3次发文,规范和引导特色小镇高质量发展。截至2018年底,全国各省份共淘汰整改了385个“问题小镇”。

  全国多地相继出台试行多方面的扶持措施,特色小镇的发展环境不断向好。

  “特色产业小镇建设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、落实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抓手,对实现我省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。”胡伟林说,湖南特色小镇发展如燎原之火,激发了全社会创新创业的新活力,点亮了湖南经济转型的新征途,描绘了城乡融合发展的新画卷。

  2 特色小镇有何特色

  ——根植于有历史、有文化、有需求、有品牌的特色产业

  “吃一顿,住一晚;学一课,玩数天。”11月初的一个周末,长沙县果园镇吸引了不少长株潭市民驱车来此休闲游玩。这里的湖湘街、民宿街、好呷街、田汉文化园等体验区,成为众多游客纷纷“打卡”的网红地标。

  “天气好,周末人气好旺咧。”果园镇浔龙河村村民贺彩珍告诉记者,自己在好呷街开了一家擂茶小店,生意好得很。目前,果园镇已集聚文化旅游企业128家,去年来累计接待游客265.8万人次,旅游综合收入超10亿元。

  长沙县果园镇,是湖南省十大文旅特色小镇之一。这个特色小镇的一大“特色”,是特别注重深度挖掘特色产业的历史人文内涵,推动产业、资源、文旅的深度融合。

  省文化和旅游厅产业发展处副处长何作利介绍,文旅特色小镇并非“一劳永逸”,将建立一套健全的遴选、考核和退出机制。

  记者梳理湖南今年遴选出的30个特色小镇发现,它们都根植于有历史、有文化、有需求、有品牌的特色产业:

  邵东市仙槎桥五金小镇的五金产业发展历史,可追溯到明末清初;

  临湘市浮标小镇的年产值达30亿元,全国市场占有率达80%,已成为国内知名的浮标生产基地;

  安化县黑茶小镇(田庄乡)依托“安化黑茶”品牌、靖州杨梅小镇(坳上镇)依托“靖州杨梅”品牌,均获得了较好的发展基础;

  桃花源管理区桃花源小镇,拥有“中国十大文化旅游景区”等国字号品牌……

  “特色小镇,产业是根本。”省发改委发展战略和规划处处长陈春龙介绍,10个工业特色小镇中,五金、农机、门业等劳动密集型制造业重点在技术升级、工业设计、品牌创建上做好了业态创新,提升了智能制造应用水平,从而提升了产业价值链。

  如,宁乡市煤炭坝门业小镇从“煤城”转型蝶变成“门都”;浏阳市大瑶镇通过转型升级,将焰火带到了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开幕式;常宁市水口山铜业小镇更是从壮士断腕的自我革命中,淘汰落后产能,转型发展绿色循环经济。

  而我省此次遴选十大农业特色小镇的做法,在全国尚属首创。

  省委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、省农业农村厅厅长袁延文说,全省乡镇大部分以农业产业为主。希望以10个农业特色小镇为抓手,加快发展乡村产业,推动乡村振兴。

  3 特色小镇如何发展

  ——坚持市场主导,推动生产、生活、生态融合发展

  10月底,秋高气爽,记者来到浏阳市花木小镇(柏加镇),便被这里“百里花卉走廊、万顷苗木基地”的优良生态环境吸引。

  长沙创意柏里花木种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凌建祥异常忙碌。他告诉记者,合作社接了个6000多万元的工程苗木大单,他将信息发给1500多户社员,有货源的可按需供货。

  如今,这里的花木产业种植面积超过3万亩,产品1200多种,是中南地区最大的花木集散地和种苗繁育基地,去年花木销售额达40亿元,真正把风景变成了“钱”景。

  “特色小镇的成败不在政府是否给帽子,关键在于企业是否有动力、市场是否有热情。”省发改委党组书记、主任胡伟林介绍,特色小镇建设要坚持市场主导,政府做好“引导员”“服务员”。

  特色小镇“非镇非区”,既不是传统意义的建制镇,也有别于开发区、工业园区或者产业集聚区。特色小镇的功能在于生产、生活、生态融合发展,要的是有山有水有人文,让人愿意留下来创业和生活的综合空间。

  “经济学有‘资源禀赋’论,丰裕的资源往往被认为是发展经济的有利条件。”经济学家、民进中央经济委员会委员张早平向记者建议,湖南特色小镇不是一朝一夕建成的,要真正找到有自己特色的资源禀赋,扎扎实实研究每一个特色小镇的内在优势。

  在张早平看来,浙江的云栖小镇、余杭梦想小镇都是特色小镇发展的成功经典,但未必适合于湖南。

  例如,浙江建设特色小镇要求至少为3A级景区,其根本目的不在于强调发展旅游业,而是借此打破传统产业之间的隔阂,形成资本、文化、人才、产业等要素的集聚,让人才引得来、留得住。

  张早平建议,在借鉴外省成功经验的同时,湖南仍需根据实际情况与当地共同探索落地模式。

  特色小镇:“小而美”“小而精”

  湖南日报记者 邓晶琎

  通讯员 田拥军

  什么是特色产业小镇?建设特色小镇有何深刻内涵?11月7日,省发改委负责人向记者作出了解读。

  特色产业小镇以“小而美”“小而精”为设计理念,以“特色”和“专业”为发展导向,能够避免土地利用率低、区域集聚效应差、配套不平衡等问题,有效实现小空间大集聚、小平台大产业,形成产业转型发展的新亮点。

  特色产业小镇凭借新而活的体制机制,相对较低的土地、住房、劳动力成本,让创业者、社会资本、孵化器等生产要素自由组合,充分激发新经济发展活力,打造特色产业“单打冠军”,占领细分市场,可以为促进县域经济增长提供重要支撑。

  特色产业小镇大多位于城镇郊区,以相对独立的生产、生活、生态“三生融合”优势,把企业、创业人员、本地居民集聚在一起,实现公共服务共享。建设特色产业小镇,可以承接中心城区人口疏解,扩大农村人口转移就业,是打通城乡融合发展“最后一公里”的有效抓手。

  ◆相关链接

  湖南30个特色产业小镇

  农业特色小镇:安化县黑茶小镇、浏阳市花木小镇、华容县芥菜小镇、邵东市廉桥中药材小镇、湘潭县湘莲小镇、新宁县脐橙小镇、汝城县辣椒小镇、炎陵县黄桃小镇、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杨梅小镇、常宁市油茶小镇。

  工业特色小镇:宁乡市煤炭坝门业小镇、浏阳市大瑶花炮小镇、衡阳市珠晖区国际眼镜小镇、常宁市水口山铜业小镇、醴陵市五彩陶瓷小镇、临湘市浮标小镇、邵东市仙槎桥五金小镇、双峰县永丰农机小镇、新化县文印小镇、嘉禾县塘村精铸小镇。

  文旅特色小镇:浏阳市文家市镇、永顺县芙蓉镇、洪江区古商城小镇、望城区铜官小镇、通道侗族自治县坪坦乡、岳阳县张谷英镇、龙山县里耶镇、桃花源旅游管理区桃花源镇、长沙县果园镇、新化县水车镇。(记者 邓晶琎 通讯员 田拥军)